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关于我们 > 焦点解读

上投摩根杜猛:深研新兴成长机遇,捕捉稳定的Alpha收益

发布于: 2020-09-18   14:52:00 来源: 上投摩根 字号: A-    A+

今年以来成长风格占据市场主导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8月30日,成长风格型基金指数今年以来涨幅达47.98%。不过,在高收益的背后,成长股也因其“波动大、估值高”的特点,而令不少投资者望而却步。那么,在当前情况下,成长股是否还可以继续投资?投资者又该如何选择呢?

上投摩根基金和猫头鹰研究院联合举办的Alpha Talk访谈节目,特别邀请了上投摩根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、上投摩根新兴动力基金、上投摩根中国优势基金基金经理——杜猛,详细解析了在高波动的市场中成长股投资的正确姿势,希望能给投资者带来些许启示。
 

 

杜猛可谓是公募圈内“大佬”级的人物,其拥有18年的证券投研经验*,9年基金管理经验,投研功底十分深厚,被尊称为“猛哥”。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,杜猛管理的上投摩根新兴动力、上投摩根中国优势两只基金,规模合计超69亿元,其中上投摩根新兴动力管理时间超过9年,自基金成立以来至2020年7月底,累计收益达444%,长期业绩显著。 

*杜猛于2002-2007年先后在天同证券、中原证券、国信证券、中银国际证券担任研究员。2007年10月起加入上投摩根基金,历任行业专家、基金经理助理、总经理助理,2011年7月起任基金经理。2016年起担任上投摩根投资总监,后兼任公司副总经理。杜猛自2011年7月13日起担任上投摩根新兴动力基金基金经理,自2019年3月29日起担任上投摩根中国优势基金基金经理。 

 

乘势而上,抢抓新兴产业投资机遇  

猫头鹰:目前,新兴产业不仅包括TMT,也包括新能源。为此,您如何看待光伏和电动车领域的投资机会? 

 杜猛  科技行业的主要特征在于创造需求或是替代需求,而光伏和电动车都属于大科技范畴中的替代需求。其中,光伏替代的是传统的燃煤发电;电动车替代的则是燃油汽车。 

从当前市场来看,中国光伏发电制造业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基本达到了80%-90%,一定程度上奠定了中国企业在光伏领域的全球领先地位。通过投资中国光伏企业,能够享受到全球光伏产业的发展红利。 

对于电动车行业而言,在全球竞争格局中,中国电动车企业排名或市占率也都排在了前列。所以,未来电动车行业的相关企业同样有比较大的发展机会。 

猫头鹰:当前,我国5G技术正在快速发展,您认为5G会利好哪些行业? 

 杜猛  在一定程度上,5G会带来数据量和传输速度的大幅提升,进而改变我们的通信方式,引发新一轮“换机潮”。此外,该技术在物联网、智能驾驶方面会创造出很多新的应用。当然,对于其他行业的具体刺激作用,我们还在进一步研究,目前进行准确的判断还较为困难。 

猫头鹰:近年来,中美贸易摩擦反复不断,您认为其对我国科技行业的投资产生了怎样的影响? 

 杜猛  其实,中美贸易摩擦的反复对整个中国科技产业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。不过,世界一直处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中,任何一个产业也都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,什么阶段发展成什么样子,是有自己的时间和节点。我们也相信中美之间的一些摩擦,能够推动我国科技行业真正地进行创新,进而加速整个行业的发展。 

 

瞄准确定性投资机会 掘金优质科技成长股 

 

猫头鹰:目前,以科技为代表的新兴产业聚集了相当多的成长股,这些成长股具有较大的上涨潜力,但其波动和回撤也很高。那么,我们该如何投资呢? 

 杜猛  当前,科技领域成长股的波动幅度确实比较大,这是行业特征所决定的。因为科技是在创造需求或者是在原有需求中再创造新需求,这个过程充满了不确定性,导致了股价的大幅波动。 

所以,在投资科技成长股时,我们需要判断现在的技术或产品,是否真的能够满足消费者的现实需求。这就要求我们不断跟踪、观察,对这些技术或产品的未来趋势进行深入研究,以降低投资的不确定性。另外,我们也要对自己的判断做出比较远期的预估,以防止因剧烈波动导致的投资偏差。 

猫头鹰:近两年市场成长风格相当骁勇,您认为其背后的驱动因素是什么? 

 杜猛  首先要说,成长和价值并不是对立的关系,但近几年,地产、能源等价值型产业表现确实落后于新兴成长性产业。 

究其原因,一是在全球经济重构过程中,消费、医药、科技等成长性行业涌现了越来越多的优秀公司,为社会创造了巨大的需求,资本市场自然对这些行业或公司产生了一定的溢价;二是过去两年,整个社会无风险收益率持续下行,从而导致长期成长性好的公司出现估值抬升。 

三是目前国内的消费、医药、科技公司的质地和发展空间都发生了明显的改变,对公司盈利能力预期向好使更多投资人愿意买入这些公司。 

猫头鹰:在投资过程中,我们有时候会遇到“假成长性”公司,怎么回避这种问题? 

 杜猛  每个公司在发展过程中,都会遇到各种问题,需要我们不断跟踪、研究,鉴别出哪些公司具有真正的成长性,哪些公司是成长陷阱。 

对于“伪成长”公司而言,我们初步可以通过产业链调研进行相应地筛选和鉴别。当然,投资是一个概率问题,我们不可能保证投资的公司都是对的,只能说在投资过程中尽量提高选对公司的概率。这个过程或许有失误,但我们要不断总结经验教训。
 

 

优化持仓结构 捕获稳定的Alpha收益 

 

猫头鹰:每个行业大致会经历萌芽期、成长期、成熟期和衰退期等。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些周期? 

 杜猛  在不同投资周期中,我们需要采取不同的投资策略。具体来看,很多公司在萌芽期会以雏形的方式出现,这个阶段的投资可以相对分散,因为很多公司可能都有机会。 

进入成长期,公司之间的差距会不断拉大,出现所谓的行业“老大”、“老二”、“老三”。所以,后续的投资我们可重点关注有一定竞争优势,或产品存在壁垒的公司。 

在成熟期,行业的龙头公司则具有较强的配置价值。因为大市值的龙头公司一般都会凭借自己的产业地位,获得巨大的现金流和利润。 

猫头鹰:从目前您管理的基金持仓来看,虽然个股之间的分散程度较大,但行业又相对比较集中,您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? 

 杜猛  在我的投资生涯中,个股投资经历了集中度从高到低的过程。因为在早期A股新兴产业领域中,优质公司并不多。后来随着行业发展,越来越多的新产业和优秀公司开始萌发,为我们的投资提供了更多的选择,也导致我在个股集中度方面开始下降。 

在行业集中度方面,相对来说,我管理的基金在新兴产业的集中度会高一些。同时,我也会采取一些行业强化或增强的投资方式。例如,会在2-3年的时间维度中挑选2-3个景气度高的行业,来有效提高组合收益率或组合的Alpha。 

猫头鹰:我们知道上投摩根基金公司在成长领域较为突出。那么,公司的投研体系是如何解决风格多元化的问题? 

 杜猛  为了给投资人提供更加多元化的产品,上投摩根对整个权益投资部门进行了重构,划分了4种风格的投资流程,如均衡、价值成长等。 

针对每一种投资流程,我们都有明确的数据和指标对其进行约束或指导,使这些流程能够在投资结果上呈现出不同的风格,并创造出Alpha收益。从历史操作来看,这些流程也确实取得了比较好的投资结果,风格上也体现出了一定的差异化。此外,我们还引入了绝对收益策略的产品,希望可以尽可能降低市场波动率,争取为投资人创造更好的超额回报。